b001

重庆语篇翻译译精于勤注重语篇的连贯

发布时间:2019-07-16  作者:cqylfy.com
重庆翻译公司翻译的成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获得的,有必要经过长时刻吃苦的锻炼。大诗人苏东坡在答复他人关于作诗窍门的问题时说:“功夫在诗外。”翻译也是如此,翻译的功夫也在“翻译之外”。 喜报特经过多年翻译经验总结在详细翻译的过程中应努力做到以下几点:即三要三不要。

(一)对原文的了解应做到“三要”

一要正确了解原文词义。对词义的了解既要靠在英语学习中堆集的词汇常识,又要靠对上下文的畅通领悟贯穿,而后者是学习翻译者应特别注意的。缺少经验的译者常把词典奉为至上至尊的圣者,觉得只要是词典上查到的词,用在译文中就没错。词典当然是要依托的,好的词典是翻译工作者所不可或缺的东西和帮手。可是咱们一起也应注意到,正确的词义只要在详细的语篇中才干得以确认。

二要澄清原文结构。在这方面咱们学过的语法常识能发挥很大的效果。英语和汉语分属印欧和汉藏两大语系,结构不同比较大。英语仍保留着弯曲改变,句子重方式上的层次结合,隶属成分和句子骨干间有显着的层次联络。着手翻译之前务必要认清原句的层次头绪,的确了解今后再来翻译。

三要把握与两种言语相关的文明布景常识。对与原文有关的前史、地舆、社会、文明、甚至宗教与风俗习气以及相关专业常识的了解,是确保译文质量的要害之一。只要言语常识,没有或缺少布景常识,也无法译出质量上乘、可读性强的译文。

(二)译文的表达方面要做到“三不要”

一不要逐字死译。咱们知道英语重视形合。而汉语句子相对来说结构较为松懈,词组和从句组成句子主要靠水到渠成的意念铺排,方式特征不像英语那样显着,重视意合。因而译者有必要汉语行文的特征,译文的结构要杰出一个“变”字。词类常常要变通,句子结构也常常需求加以改变。只要这样译文才干为读者所承受,到达其外交意图。逐字死译往往是构成所谓翻译腔的重要原因。

二不要使译文逻辑连接失调。译者有必要有清晰的语篇认识。译出的词组、句子都不是孤立的,而有必要有机的结合在一起。要注意句子与句子、阶段与阶段之间的联接与连接,构成一个逻辑和语义连接的全体,才干有用的传达信息。

三不要夸耀文笔。作为译者,有必要认识到译文总是以原文为依据的。译文的构建不同于文章的写作,不能按自己的毅力随意发挥。译文的文体特征应与原文趋于共同。当然,译者也是能够有自己的风格的。但译文的风格有必要适应原文,不能打破原文而自立一套,宣宾夺主。至于用译文的文笔粉饰对原文了解的缺乏,那就更不可取了。

语篇不止是一连串句子和阶段无序的结合,而是一个结构完好、功用清晰的语义统一体。所以,在语篇的翻译过程中,语篇的连接就尤为重要。

连接是指以信息宣布者和承受者两边了解的情形为根底,经过逻辑推理来到达语义连接。连接是将一个个词语、句子连成更大的语义结构的一种逻辑机制,它是外交成功的重要确保之一。译者只要透彻了解看似彼此独立、实为彼此照顾的句内、句间或段间联络,并在此根底上加以充沛表达,才干传达原作的宗旨。例如:
Without a steady supply of fresh blood, without the oxygen it carries, the human brain is quickly impaired. In four minutes, brain cells, starved for oxygen, begin to die, and serious brain damage results. In another few minutes, the brain is completely destroyed.This was the crux of a stubborn problem. The heart could not be taken out of action for more than four minutes—very little time to repair a heart defect. Until a solution could be found, operation on the open heart would be impossible.

译文:人脑假如得不到安稳的新鲜血液,得不到血液中的氧,就会很快遭到损害。大脑细胞缺氧四分钟后就开端逝世,导致严峻的脑损害。假如缺氧时刻再长几分钟,大脑就完全损坏了。

心脏中止跳动不能超过四分钟。问题难就难在这里。用这点时刻来修补心脏的缺点是远远不够的。不处理这个扎手的问题,就不或许翻开心脏进行手术。

解析:这两段文字方式上好像没有什么联络,但语义上联络是严密的。榜首段讲大脑,第二段讲心脏。榜首段的要害词是“血液”和“氧”,而供血(血液中含氧)正是心脏的功用。语义的这种连接在原文中显着地反映出来。翻译这样的阶段时,要把主题语说到阶段前面,以加强阶段间意念上的联络,上述两段段首的“人脑”和“心脏”两句便是如此。

《苔丝》是19世纪英国批评现实主义小说家哈代最优异的长篇小说,它经过女主角苔丝在寻求人生的真和蔼的过程中,遭受伪和恶冲击的凄惨剧,反映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小农经济和农人阶级的破产以及广阔农人的凄惨命运,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婚姻、宗教、品德、法令等方面进行了无情的嘲弄和抨击,揭露了它们的虚伪实质。要把这部创作精确地翻译过来,确非易事。但张先生咬文嚼字,反复推敲,精雕细镂,在忠诚于原作的前提下,打破英汉两种言语表层结构的框框,极力发掘深层结构的内在,因而很好的传达了原作的神韵。译文选词精当,色彩明显,形象多姿;句式富于改变,词序错落有致,联接无缝,趁热打铁,宛如行云流水。充沛体现了文学翻译是言语艺术再创造这一特征。

下面是从1984年出书的修订本中选出的一些译例,对其言语特征进行剖析和学习。
1.咱们翻译一部著作,有必要要求译者脱节原文表层结构的捆绑,将其中心意思畅通领悟于心,然后用地道的汉语译出。《苔丝》的译者正奉行这一准则,因而,其译文读起来就像我国文学著作相同流通、地道。试举例如下:
The village of Marlott lay amid the northeastern of the beautiful Vale of Blackmore or Blackmoor aforesaid, an engirdled and secluded region, for the most part untrodden as yet by tourists or landscapepainter, though within a four hours’ journey from London.

前面说过那个美丽的布蕾谷或布莱谷,是一处群山环抱,幽静清静的当地,尽管离伦敦不过四个钟头的旅程,可是它的大部分,都还不曾有过游历家和景色画家的脚印。马勒村就在它东北部那片崎岖地带的中心。

这一段描绘马勒村的地舆方位。原文的描绘以马勒村为中心,向周围的布蕾谷打开,反映了从近到远,从小到大的逻辑联络。译文先从布蕾谷开端描绘,最好点出马勒村的方位。能够说在段篇层次上,该段译文的言语及其反映的逻辑联络,合适我国人的习气。除此认为,句式也很灵敏,句句子之间意联自若,血脉相通。

2.依据乔姆斯基的转化生成语法理论,任何言语的表层结构尽管不同,但其深层结构所表达的内容是想通的。因而,翻译能够用一种言语再现另一种言语的深层结构,也便是再现其神韵。假如说地道的译文是文学翻译的基本要求,那么,再现神韵则是更高的要求。张译无论是从选词、炼句仍是段篇都故意再现神韵。如:
From the holiday gaieties of the field—the white gowns, the nosegays, the willow-wands, the whirling movements on the green, the flash of gentel sentiment towards the stranger— to the yellow melancholy of this one-candled spectacle, what a step!

从方才户外过节那种欢喜的气氛里——白色的长衫,丛丛的花束,杨柳的柔条,春草地上蹁跹的旋舞,青年过客一时引起的柔情——来到这蜡烛一支、光线朦胧的惨白景观中,真是天上人间了!

这一长句反映了苔丝从户外跳舞回来,看到家中这副惨相,心绪由喜转悲急剧改变。前半句把两种景观进行比较,后半句点出比较得出的定论;前半句诉诸视觉,后半句描绘心里感触,然后反映了触景生情这样一个视觉感觉贯穿的审美意境。what a step!译做“真是天上人间!”可谓逼真之笔,不光形象明显,并且文白相宜。如改译“真是大相径庭!”形象虽有,但嫌文了一些,如改译“不同真大!”,则又嫌白了一些,况详细形象尽失。